李清照,quite,华南师范大学

观众在愤怒的同时还会发现,《都挺好》里的故事竟然也发生在每天的生活中。

刺猬公社 | 周矗

“你们不好好养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

在电视剧《都挺好》中,姚晨扮演的苏明玉不止一次问过这句话。

这部由正午阳光出品,姚晨、倪大红、郭京飞等人主流离南笙演的都市情感剧,开播15天便引发了网友热议。截至3月15日,《都挺好》在爱奇艺电视剧热度榜中排到首位,在腾讯视频的累计播放量已经突破17.6亿。

由于部分剧情改编与逻辑上的漏洞,《都挺好》的豆瓣评分从开播的8.5下降到了8.3,但其引发出的对于原看护妇生家庭的探讨,却越来越火热。

剧中,小女儿苏明玉可以在工作中顽强地面对千夫所指,但却在面对二哥的暴力、父亲的怯懦时泣不成声。她曾经钦佩的大哥苏明哲,虽是名校毕业,但始终陶醉在“中国式长子”的担当中。他妄想一个人撑起破碎的苏家,代价却是妻女屡次的牺牲。

这部电视剧将重男轻女、愚孝、啃老等中国式家庭问题,不留情面地展示在观众面前。观众在愤怒的同时还会发现,《都挺好》里的这些故事,竟然也多多少少地发生在每天的生活中。

重男轻女、亲戚面子、催婚、“中国式长子"让几代中国人负重累累。亲情,成了他们最复杂的软肋。

(一)中国式长子,拖累了我们罕组词一家

讲述者:张思源 30岁 国企员工

我们家长辈们就认准一条:我爸作星际御墨师为老大,付出多少都是应该。

我的老家在皖西北。父亲从农村入伍,十多年后从部队转业到市里,进了一家国企侯门美人骨,是普通职工。

爷爷奶奶和两个姑姑至今还在农村。农村的一些理念,至今仍然在影响着我们的家庭,这是铭刻在骨子里的,很难改变。

农村亲戚多数有个不好的理念,就是“等靠要”思想。他们看问题和我爸往往不在同一个频道,各说各话,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说话办事。

我父亲是家里的老大,很多责任都是他一肩挑起来的。他18岁出去当蒯仔很忙家境兵,80年代初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从前线回来之后转了士官,省吃俭用,慢慢手里稍微有了点积蓄。当时叔叔未成年,姑姑都很小,他第一次探亲回家,自己一个人把爷爷奶奶住了几十年的土房子换成了砖瓦房:一个人买砖瓦,一个人盖房,整整干了一个月。

父亲为老家重修的墙面

05年,叔叔做生意资金周转不动。父亲就把他自己在城里买的第一套房子卖了,卖了五万七千块钱,又凑了三千后,一下子把六万都借给了叔叔。七年时间,叔叔用这些钱把生意越做越大,而我们只能提前搬到贷款买的新房里,今年二月底才刚刚还完房贷。

09年,为了给表弟娶媳妇,我姑姑家要盖新房子。在农村娶媳妇是很现实的,如果没有房子(两到三层小楼),根本没有人愿意嫁。但是即便是农村,盖房子也至少需要十几万块钱的开销。父亲知道以后,拉我过来和我说:“你大姑那边盖房子,我算下来,可能是手里没钱了,你去给她送两万块钱过去”。

村子里结婚盖的房子

父亲把两万块放到我何润东的老婆手中,但我知道这两万块并不是我们家的钱,而是父亲从同事那里借的钱。小城市里,亲戚之间的财务关系是很复杂的,别人借我们的钱,我们也借别人的钱,就是这样。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叔叔和姑姑,哪怕是我的爷爷奶奶也会觉得,作为住在城里、在国企上班的老大就应该帮衬家里,这是理所当然的。对于父亲的付出,他们没有表达过谢意。

我的家庭也是每个月靠工资过活的工薪阶层,本不宽裕。当费尽全力变成理所当然时,我们的“小家”就需笑料炖包袱要为父亲的担当做牺牲。妈妈在5萨菲罗斯vs杰内西斯0岁时,还在翻车鱼的死法太残忍了外出找临时工补贴家用。

20多年来,我亲眼目睹了父母亲因双方家庭琐事引发的各种矛盾。确实,亲戚太多,财务状况又普遍不好,吵架所暴露出来的与其说是价值观层面上的矛盾,不如说是有心无力但不得不帮忙的痛苦。

我父亲说,希望以后能先做大做强,再回去帮助他们。但现在他们的沟通方式已经变成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说废话,这样的状态,已然持续了20年。

(二) 放下伤痛,我试着与亲情和解

讲述者:思壑 20岁 学生

我从来没有叫过“爸爸”这个词。

不仅是因为四川人大多数都把父亲叫做“老汉”,而是父亲这个人,对我来说像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父母在我小学毕业前离了婚。每到年关,他都会恩威并施地让我同他回乡下过年,不是以奶奶生病了为借口,就是威胁我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并停掉补课费。但我心里清楚,他不完全是为了爷爷奶奶着想。因为在我们家乡这边,一个男人留不住老婆不说,如果过年连孩子都带不回去,在亲戚朋友面前会非常丢脸。我心疼妈妈挣钱辛苦,所以不得不随他回乡过年。

奶奶是一个把重男轻女思想发挥到极致的人。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去深圳打工,她在内江带了我三年。三年里,她经常当着我的面骂我的母亲是一个狐狸精,说我和母亲都不是好东西。我只能穿别人送的衣服,吃开水泡饭拌酸菜,脸上因为营养不良爬满了血丝。还曾经为了交三十元资料费,被奶奶拽着我从街头借到街尾,受尽了白眼。

对于这三年的生活,我一直都有怨气,我怨着所有人。我的自卑、焦虑以及缺失的安全感,与那段生活有很大的关系。

转折发生在上中学的前一天。那天,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奶奶突发急症。跑到医院后,我看到奶奶的第一眼就惊呆了,她整个人瘦了好几圈,原本白白胖胖的身体变得暗黄干瘪,这哪是之前那个盛气凌人的老太太?我把手放在她枯瘦的手上,她说我的手真暖和,像个小火炉。

临走的时候,她从病床上下来一直把我送到楼梯口。下到二楼的时候,一转头看到她还在楼梯口看着我,我有点受不了那种情真意切的氛围,于是挥了挥手忙不迭地跑下了楼。

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我脑子里反反复复浮现出一些过去的画面,她曾经怎样地嫌不戴套弃我,怎样地咒骂我。但在医院,她看我的眼神带着的依恋和期待。

在我和她生活的那三年里,有一次,我说想恋夜影要一个装东西的小包包,过了几天放学回家的时候,一开门,她坐在阳台上,手里举着一个东西对我边晃边笑,是她自己用毛线织的一个泥巴色的小包包。

一瞬间,坐在公交车上的我泪如雨下。作为亲人,他们是不完美的,但也曾经努力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20年来的怨气,似乎在那一刻开始瓦解。

内江到成都的高铁在2016年开通了。去年春节,我在内江北站做春运志愿者,来往的旅人绝大部分是从外地打工回来的民工。看着他们,我会想起我的家人,他们也曾是这熙熙攘攘务工族的一员,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又想背井离乡。

2018年2月的志愿者活动

或许只有心里充满正能量,才能更好地帮助别人,一味地怨恨是没有用的。为了在人生道路上能走得更轻快一点,我开始努力同所有伤痛与过去和解一起来看流星雨的歌曲,同父亲一家和解。

这是一个双向努力的过程。我放平了心态,定期给他们打电话。这几年,父亲渐渐地也想开了许多,每次看到我都会很开心。

虽然我还是叫不出“爸爸”这个词,不过我们终于开始像正常的亲人一般,聊聊家常,并道一句“常回来看看”。

(三)拒绝结婚后,我开始理解父母的自私

讲述者:桃子 22岁 研究生

我妈总说,对于女生找对象这件事,25岁是一堵墙。

她一辈子在县城工作,婚姻不算幸福,家里的父亲软弱无能,重担都在母亲身上。她一直希望我的另一半尽快稳定下来,有个女婿还能帮衬家里。

我却不这么想。上大学之后,我对婚姻保持着“宁缺毋滥”的态度,这让母亲感到异常恐慌。只要得了空,她就会在我耳边反复灌输她的婚姻观,希望能把危险的火苗尽早熄灭。

我曾经试探性地问过她“如果我以后不结婚不生孩子,你能不能接受?”母亲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当然不能。你要是这样如何跟家里亲戚讲?你老了怎么办?我们把你养这么大对得起我们吗?”在母亲心中,我的人生全城嘿咻要么结婚,要么非人。是人就必须结婚,不结婚你连人都算不上,没有中间选项。

今年春节,我被要求发展的对象是个公务员,今年刚好30岁。两个人见了几次,从过往经历到未来打算,从物质条件到精神追求,该谈的好像都谈了。直到他上班的前一天,他突然跟我表白了,他说他是认真的,想和我结婚。

桃子与恋爱对象一起去过的农家书屋

“结婚”这个字眼着实让我吓了一跳,也让我清醒过来。我发现,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我一直在逃避现实的因素,只是想体验不同于校园恋情的恋爱。但现实的爱情太确定了,太稳定了。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

想清楚之后,我果断拒绝了他的表白。

母亲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变成了失望,她开始变得更加焦虑和狂躁,和我争吵不断。她太希望把我留在身边了。在她的眼中,这个男生只要在外面读过书李清照,quite,华南师范大学,在家乡有稳定工作,就是值得女儿托付一生的人。

但从这件事上来讲,我觉得母亲是自私的。

我很尊敬的一位老师曾经说“我之前觉得自己不结婚是不孝,自己是父母痛苦的来源。但现在我不这样想了。我觉得父母痛苦是因为他们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局限,都有自己要做的功课,这是每个人痛苦的根源。所以痛苦是来源于自己,不能怪别人。也不能把别人的痛苦,强压到自己身上,这样不仅无济于事,还会加剧双方的矛盾。”

这次事情过后,我开始试着站在她的角度,和她进行过几次长谈。我告诉她,我想找的人,不只是能满足我物质生活的,还是要满足我精神以及自我实现的要求的。要是不能满足,我宁愿单着。

母亲很吃惊,也很怅然。沉默了很久,她说“那以后我是没办法再给你介绍了。我认识的人都是一个层次的,你想要的那种只能靠你自己了。”

母亲开始理解我,并在慢慢放手了,只是放手得很不情愿。就像我小刚刚长大的时候,也是爸爸去哪儿大电影之丛林大冒险一样不愿意离开父母去独自生活。

理解父母是自私的,接纳父母的不完美,你才能看到他们努力追赶你的样子。

(四)因为单身,父母成了最没面子的人

讲述者:宇文方水 36林满棠岁 书店运营经理

对于过年,我是没有一丝好感的。

这次过年,我倒了许多趟地铁、公交,转了大巴,搭了黑车,才披着夜色风尘仆仆地回到家。

要不是父母在农村,我是真的不想再回去了。

婚姻大事是村子里最大的面子。依旧单身的我和我父母,将会成为这个春节中最没面子的人。因快乐大本营20150502为这事,除了我不愿意见人,我的父母也总是躲着不见人,生怕别人问起来“咋还没结婚呢”“还没谈女朋友呢”。

看着他们逃避的样子,我心里五味杂陈。以前我的压力是母亲“某某也结婚了”“别人家的份子钱都花不出去给我们家”的唠叨,那么现在的压力便是一种无言的逼迫,让我在面对父母时觉得是我让他们丢了面子。

去舅舅家串门的时候,门口一堆人正在暖暖的太阳底下打着牌。我二姨家的表哥也在,一辆本田的轿车也停在了路边。

家乡的路

舅舅喝了很多酒,吃完饭之后,他开始和母亲正式上演一出逼婚大战。

“智商高的人情商低,到现在不结婚脑子有问题。”“结不结婚不能一个人由着自己,也要考虑父母的感受和民俗。”说着,舅舅马上告诉母亲说,他家附近住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因为性格泼辣眼光高就给“剩下”了。他一个劲地撮合着表哥去给我介绍,等到初三要了电话就要让我们就开始交往。

母亲马上接过舅舅的话茬,说着上一次买家具的时候,卖家具的人家也有一个女儿在北京做外贸,回来了也要介绍给我。话语间,我能听出她内心的不安与焦躁。

我被临沂大学数字化校园说得哑口无言。从舅舅家回来后,我就一言不发,睡了一觉。朦朦胧胧听见二姑和二姑父来到我家,无非也是关心我的婚姻大事。醒了的我也不愿意出去,继续蒙着头盖着被呼呼大睡。

爱情离我总是很远,婚姻或有或无我已不太在乎。农村自有农村的习俗,城市也有城市的文明。

婚姻淘格格属于自己还是属于社会,活在人群中,我们仿佛已经身不由己。

过年,母亲说穷的时候是过难,我却说那简直是犯难,头皮发难。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结婚了,我就要风风光光地带着对象回家过年。这样我们就都有面子了,父母有,亲戚有,我也有。

为了一个面子,我们依旧在过年。

你有哪些和原生家庭的纠缠与和解?

(文章故事部分节选自刺猬公社非虚构故事大赛参赛作品,已联系作者并获得授权,部分图片来源于作者,隐私信息已做模糊处理。)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